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频道 > 媒体视点 > 正文
陈一舟:合格商人失败创业者
 
来源:新浪商学院 责任编辑:fuzhenyu 日期:14-12-15 17:27:16 点击量:

    2011年5月4日,人人网头顶“中国的Facebook”的光环风光上市,今天,不足3美元的股票地板价,人人网成了投资人不爱的垃圾股。

    当年传奇般的Facebook+Groupon+Zynga+LinkedIn的聚合体故事早已成为传说,面对净营收大幅下滑47%的惨淡局面,人人网巨轮慢慢下沉。

    社交定位不清不楚、新业务发展浅尝辄止、自主创新力薄弱、移动战略迟迟不见效和产品不够专注等问题,掏空了人人网的发展潜力,再遇上轮番裁员、高管出走、业务密集出售,业界很想搞清楚,靠“财技”支撑的陈一舟,将把人人网带向何方?他们还能走多远?

    都说在最盛产梦想家的互联网世界里,陈一舟是最大的梦想家。但在今天,他不得不放梦想,去面对一个让他泄气的现实。

    2014年11月21日,人人公司公布了截至9月30日的该财年第三季度未经审计财务报告:当季总净营收2160万美元,同比下滑 47.4%,未达华尔街分析师的平均预期。

    让这位人人公司董事长兼CEO郁闷的还不止于此。依据已经得出的初步预期,人人公司在今年最后一个季度的总净营收将同比减少44.6%至51.1%。也就是说,如果这一下滑颓势得不到大幅修正,考虑到人人公司在今年第一、第二季度已经分别出现同比39.9%和42.4%的下滑,那么,和去年相比,2014年的总净营收形同腰斩。

    让人吃惊的是,糟糕的经营现状没有引发华尔街投资人的极度不满。在当天的交易中,人人公司股价仅小幅下跌0.03美元,至2.93美元。

    不是投资人没有脾气,而是他们对这家疲态尽显的弱势公司兴趣了了。或许一个小场景足以体现人人公司在华尔街的冷遇:财报公布当天召开的分析师电话会议,在只有3个分析师提出问题后就草草收场。

    就现状而言,除了裁员、出售业务,以及高管的连番出走等新闻在人人公司刷着存在感,在平时已很少为业内人士谈及。从Alexa的数据来看,近一年来,人人网的PV和用户停留时间都有明显的下降。虽然财报显示用户数在增加,但活跃用户数与用户黏性都下降。有人人网员工将此形容为:人人公司就像一艘正在下沉的巨轮。

    人人近况不妙

    2011年5月4日,陈一舟得偿所愿,把人人公司领进了纽约证券交易所。当时,他向华尔街讲述的故事是“中国版Facebook”。

    在一片恭贺声中,搜狐公司董事局主席兼CEO张朝阳的声音多少有些不中听。他说,“现在很多中国公司把模型和概念包装成如国外同类型公司,如人人公司包装成中国的Facebook,只能说,概念上是像的,但不是Facebook。而且,中国公司的管理团队、资本结构等各方面都不是最优秀的,会有很多问题。”

    张朝阳的警告一语成谶。

    2010 年,人人运营利润为570万美元,但在2011年上市后,公司业绩迅速变脸,陈一舟拿到了3020万美元的运营亏损成绩单。第二年,亏损扩大至9170万 美元。2013年的亏损继续放大为1.137亿美元。到了2014年,情况还在继续恶化:前三季度,人人公司运营亏损累计为1.553亿美元,超过 2013年。

    随着运营态势的一步步变坏,裁员风波在人人公司接连出现。

    2013年11月初,出于收缩业务降低成本,专注于游戏研发的目的,人人游戏实施裁员。依据报道,裁员涉及的部门包括页游平台、游戏运营部门、广告平台部门,以及各技术部。而这是人人游戏部门的第3次收缩。

    2012 年10月,人人公司首次对人人游戏进行了一次秘而不宣的“调整”。依据财经网的报道,人人游戏和网站业务部(人人网为主的PC端业务)、移动部门是调整的主要对象,一些老员工遭到清洗。有意思的是,在第2个月召开的内部财报沟通会上,陈一舟居然做出了分拆人人游戏单独上市的计划。

    但当人人游戏员工幻想着搜狐畅游独立上市一幕重现时,厄运再次降临。2013年5月,在陈一舟开启大范围裁员中,有着700人团队规模的人人游戏和人人网、糯米网/人人无线成为裁员重灾区。据称,人人游戏的4个运营组合并为2个,有些游戏开发小组的裁员比例接近50%,而人人无线下面的3G部门的裁员比例达到70%。

    在业绩下滑和迭次的裁员中,一些以往深藏不露的内部矛盾开始显现。2014年6月,一封措辞尖锐的邮件,露出了人人管理混乱的冰山一角。

    骤然发难的是人人公司负责战略发展事务副总裁杜悦,他在内部邮件中指出,“在人人做了3年副总裁,虽然有很多机会可以对你说,虽然我不想说,但我不得不说你无论是做为领导还是做人都‘非常负面’。我希望立即离职。”

    当时身在日本的陈一舟立即中断手中工作飞返北京。他后来给出的说法是,人人网母公司千橡网景投资了一家技术创业公司,杜悦坚持要过去担任CEO,但自己认为杜并非最佳人选,因此才发生了上述事件。而当媒体向杜悦对质时,他表示“事情没这么简单”。

    就在杜悦事发之前2天,陈一舟还与公司校园渠道负责人杨慕涵发生严重冲突。

    据知情人士介绍,陈一舟在杨慕涵的人人网页面下对其火力全开:“家人做的产品全是和人人公司竞争的,自己所带的团队整个就是个人的子弟兵,人员向你个人效忠,不向公司效忠,口蜜腹剑,说的比唱的好听。做人需要这么累吗?”

    陈一舟所说的“家人”,是指杨慕涵的老公许朝军。许朝军也是长期跟随陈一舟,在2009年11月离开千橡之前,负责人人网和“山寨开心网”的运营。辞职后, 许朝军投资的啪啪团队在2012年10月推出语音应用“啪啪”,而人人公司在2013年1月才推出具有相似功能的应用“啵啵”。

    另外,许朝军创办的点点网在2014年6月发布匿名社交软件“乌鸦”,同期人人也有相似软件“哔哔”发布。陈一舟无意中在网上看到一则帖子,称人人网校园大使在推广“乌鸦”,这当即引发他的不满。

    另据了解,杨慕涵其实在2个月前就提出离职,并有意在校园传媒方面创业,然而,她的离职可能将带走人人部分团队,这引起了陈一舟的强烈不满。有观点认为,正是这些问题的刺激,导致陈一舟怒批杨慕涵。

    但陈一舟对此的说法是,世界上总有些小概率的事情和人,自己以前在公司管理上有些心慈手软,因为讲究人情而开除高管不快,这次就当买了教训。

    而事实上,除了杨慕涵和杜悦,人人网还有两名副总裁选择离职,分别是负责政府事务的贺宏震和负责产品技术的黄晶。在之前,陆续离职的人人高管包括CMO江志强、负责无线的副总裁吴疆、负责糯米网的沈博洋、负责人人游戏的何川等人。

    这些曾经的左膀右臂相继地离开,心中有多少失望和苦楚,惟有陈一舟自知。

9 7 3 1 2 3 4 8 :